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图片手机 > 内容详情

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最新章节_《惹爱上身:霸道总裁宠妻成瘾》 正文 第七百一十九章 没机会机开口了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乌兰察布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“嗯,热水已经给你放好了。”

    夜辰点了点头,指了指红酒杯说道,“这酒不错,你尝尝。”

    双凝走了过去,端起另外一杯,轻轻的品了一下。

    龙夜辰已经进了浴室,而宁双凝紧张的神情也放下心来。

    不知道为何,她总觉得今晚的龙夜辰,跟往常有些不一样。

    为了给自己壮胆子,宁双凝又狠狠的喝了几口红酒。

    她的酒量很一般,以前还因为喝醉酒出糗过,家里人都对她下了戒酒令。

    而今晚她想,还是喝点酒,可能才不会说话结巴,面红心跳什么的。

    等龙夜辰出来,宁双凝已经满脸通红,正倚在吧台上一副慵懒而随性的样子。

    殊不知这样的她,看在龙夜辰眼里,却另有一番风情。

    他眼眸一热,迈着优雅的步伐,宛如锁定猎物的黑豹,一步步往宁双凝走去。

    “你洗好啦?”宁双凝笑眯眯的看向龙夜辰,嘴角的梨涡浮现,很是可爱。

    龙夜辰看了看容器里的红酒,少了很多,看来这醉猫喝了不少,便扬唇问道,“红酒好喝吗?”

    “好好喝。”宁双凝很大方的夸赞,“像果汁一样,很好喝的。”

    “那就多喝点。”他不介意把她灌醉。

    宁双凝却摇了摇头,颇为认真的说道,“不行,我妈不让我喝酒,说我喝酒会醉,然后做一些疯狂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哦?”龙夜辰挑了挑眉,“比如?”

    “比如……唱歌,跳舞什么的。”

    “还好,不是很难接受。”龙夜辰也端着酒杯喝了起来。

    宁双凝歪着脑袋想了想又补充道,“还有,我会强吻人,不管男人女人。”

    龙夜辰,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个可不行。

    看来以后喝酒,得跟自己在一起的时候,才行。

    “吓到了对吗?”宁双凝噗嗤一下笑了出来,“我觉得这是我妈为了不让我喝酒,而胡扯的,才不会那样的。”

    “你喝酒了哪里有癫痫专科医院会断片?”

    “……一半一半,有些记得有些不记得。”宁双凝解释道。

    龙夜辰点了点头,而后夺走她手中的酒杯,“那今晚的事情,你可不能只记得一半。”

    “什么事情啊?”

    见他说得那么认真,宁双凝有些好奇的问道。

    难道还有什么很好玩的事情吗?所以龙夜辰让她记住,好再玩儿吗?

    “一会你就知道了。”龙夜辰走了过来,一把将她抱起,“期待吗?”

    “当然!”她脸颊红扑扑的,惹得人想咬一口。

    而龙夜辰嘴角的笑容更大了,“那就好好感受,深刻铭记。”

    “感受什么啊……唔……”

    她好奇的小嘴,已经被封住,再没机会问问题了。

    本来许轻轻觉得自己留在龙家住下,作为客人还是可以的。

    结果龙牧野直接带她到了芳华园。

    这是龙牧野在龙家的住所,常年有佣人打扫,但他却极少回来住。

    而今晚的芳华园,再一次迎来了它的主人。

    龙牧野带她上了楼,指着一件卧室说道,“你住这里。”

    “那你呢?”许轻轻下意识的问道。

    龙牧野回眸淡淡一笑,“怎么?想跟我住一起??”

    “才不是!”许轻轻赶紧解释,懊恼自己居然做那样的反应。

    而龙牧野则回过头来,走到她面前。

    许轻轻往后一退,龙牧野就将她壁咚在了墙上。

    许轻轻脸颊一红,水眸潋滟的看向他,“三爷,这虽然是你家,但也要有点规矩才行啊。”

    “我就是规矩!”龙牧野霸气的道。

    “所以……三爷的意思是?”许轻轻用指尖轻轻的按在他胸口,而后嘴角扬起一个笑容。

    龙牧野有一瞬间的失神,还没反应过来,就感觉到一股力道,将自己推开来。

    很显然,是许轻轻用了美人计,将他诱惑之后退开。

    而她,迅速的闪进了房间,并且关上了门。

&nb治疗癫痫花费多少钱sp;   隔着门板,许轻轻轻微的声音从里面传来,“三爷,时间不早了,早点歇息吧,我明儿还有早戏,就不伺候你了。”

    龙牧野薄唇邪魅的扬起,黑眸带着浮色,手指有一下没一下敲打着门板,“虽然我也想早点歇息,但是……这房间可是我的,你打算让我睡过道吗?”

    “三爷,你芳华园这么大,不缺客房吧?”

    “……”

    这小女人居然想让他去睡客房?

    龙牧野薄唇挑了挑,而后转身走开,也没说话。

    许轻轻歪着脑袋听了一下,确定龙牧野不再门外了之后,还有些意外。

    今晚他这么好说话?

    这是太阳从西边出来了吧?

    为了确认一下,她还悄悄的将门开了一条缝隙,往外看了看,真的没有龙牧野的身影,才确定他是真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再次关上门,许轻轻还觉得有些失落。

    真是见了鬼了,自己这是什么心思啊?

    许轻轻耸耸肩,最后打量了一下房间,果然是龙牧野的风格,简单的黑白灰三色,构成了房间的构造,

    有点冷,却简洁有序。

    处女座的属性也在这一刻得到了体现,到处都是整齐的。

    许轻轻撇了撇嘴,最后直接丢下包包,解开衣服,而后往浴室走去。

    这是她的个人习惯。

    作为艺人,每天忙成狗,一回到家就想解放!

    所以久而久之,就养成了这么个坏习惯,改也改不了。

    躺在按摩浴缸里,许轻轻打量着这个奢华的浴室。

    龙牧野还真是个懂得享受的男人,一个浴室,就是常人要奋斗一辈子的造价。

    按摩浴缸连接着一个小型的游泳池。

    许轻轻看到那波光粼粼的蔚蓝水面,一时兴起,直接游了过去。

    这种感觉,还真是舒坦,难怪都想做有钱人,这就是有钱人才能享受到的。

    许轻轻的童年,过得并不是很好,风餐露宿也是常事。

    后来父母离婚,她跟着父亲离开了江城,颠沛流离了十治青少年癫痫好的医院几年,父亲病逝。

    而她杳然一身回到江城,本想投奔母亲,结果却得知母亲跟姐姐早已经出国了。

    她举目无亲的情况下,开始到处找工作。

    只是,因为相貌出众的关系,她总能遇上人渣一样的老板,客户,同事……

    许轻轻吃尽了苦头。

    而遇上龙牧野那一晚,她刚入行,被自己信任的经纪人给下了药去陪投资方喝酒,她擦觉到之后,打伤了投资人,逃了出来。

    想到自己以后的日子恐怕跟现在没什么两样,正好知道龙牧野就在那个酒店,便用了点小计谋,爬上了龙牧野的床。

    这也成为龙牧野对她痛恨的理由。

    开始那几年,她没少被龙牧恶整。

    毕竟他可是高高在上的龙三爷,从没被人算计过,却被她许轻轻,一个女人算计了,男人的骄傲怎能让他不生气?

    好在后来,他的态度稍稍转变,许轻轻也在这转变中,渐渐对他有了感情。

    本以为就可以修成正果了,她甚至已经打算息影,一心一意做他身后的女人了。

    龙牧野曾经的爱人,许温柔回来了。

    她的亲姐姐……

    哗啦一声,许轻轻从水里冒了出来,大口大口的喘着气,思绪也从回忆中拉回。

    抹了抹脸上的水,刚睁开眼睛,就感觉到水下突然有什么抓住了她的脚,把她往下拉。

    她吓了一跳,开始尖叫起来。

    寻思着这水里不会是有什么不干净的东西吧?

    他们拍戏的人,多少有点迷信的,每一次开机前还要大摆仪式呢。

    耳濡目染之下,她也多少有点,所以才吓得不行。

    结果那东西攀岩着她的腿而上,最后哗啦一声,在她凌乱中冒出了头。

    一张俊逸的脸庞就出现在了她的眼前,是龙牧野!

    许轻轻捂着胸口,惊慌失色的看向他,“你,你怎么进来的?吓死我了!”

    “这是我房间,我有钥匙,明白吗?”龙牧野揶揄的笑着,隔着水,打量着她的身材。

    许轻轻脸颊一红,迅速往后退去,“你看什么呢!?”

  &n癫痫病人如何科学用药治疗bsp; “看你啊。”龙牧野直白的说道。

    许轻轻呸了一声道,“你要洗澡是吧?那我让给你吧,我已经洗完了。”

    “陪我洗。”他直接将她揽住。

    因为水的关系,她的身子变得很轻盈,轻轻一带,就到了他怀里,紧密想拥。

    一贴合他滚烫的肌肤,许轻轻就忍不住浑身都战栗。

    龙牧野捧着她的脸,就吻了上去,如饥似渴般,吞噬着她的甜美。

    许轻轻根本就没有挣扎的力气,只能承受他给的爱。

    只是在他失控的时候,喘息着提醒,“别弄上痕迹,明天要出席活动……”

    龙牧野低咒一声,抬起火眸看向她,“我让徐芳取消!”

    “不行的!”许轻轻赶紧摇头,“是卢导的电影发布会。”

    龙牧野再次低咒,发狠的咬上了她的胸,“这里总看不到吧?”

    许轻轻,“……”

    她已经无力挣扎了。

    等龙牧野吃饱喝足,许轻轻已经瘫得不想动弹了,还是龙牧野将她抱出了浴室,放在了床上。

    许轻轻半眯着眼睛说道,“明天我精神不济,又会被芳姐骂的,都是你……”

    “不会骂,我会跟她说明的。”

    说明?

    怎么说明?

    许轻轻囧了一下,总不会跟芳姐说,因为金主的占有过渡,所以她才体力不支?

    那会被芳姐笑死的好伐?

    许轻轻慵懒的翻了个身,“那还是被骂好了。”

    她可不想成为笑柄。

    龙牧野不以为意,起身去了一旁在拿着什么。

    许轻轻已经困了,没多注意,只是才眯上眼睛,就感觉到一阵冰凉落在了自己的胸口。

    她惊得睁开眼睛,便看见龙牧野似笑非笑的俊容。

    “怎么了?我好困,你别闹了行不行?”许轻轻娇嗔道,视线顺着他的眼眸而下,落在他的手上。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