原创文学网(htwxw.com)
当前位置: 首页 > 西甲 > 内容详情

军婚,染上惹火甜妻最新章节_正文 第1936章 逗苏小妞VS谁搞大肚子谁负责(5)_小说下载/手机阅读_领域文学

时间:2019-05-14来源:乌兰察布新闻网 -[收藏本文]

    . ,军婚,染上惹火甜妻

    而凌母则在看到这一幕之后,飞速的窜到凌二爷的身边。

    怪不得这个孩子一出现,她的心里都在颤抖。

    原来,这才是她打从心里爱着的那个孩子。

    “宸儿,我的宸儿!”凌母一上前,顾不得周围的那些人就开始摩挲着自己儿子的脸。

    温热的!

    这才是她的宝贝儿子。

    “宸儿,你怎么瘦了这么多?”

    摸着这孩子明显突出好了好些的颧骨,凌母的眼里满是疼惜。

    “妈,这事说来有些长。不过,都是这人搞的鬼!”凌二爷指着此刻被警察叔叔拿着手枪指着脑袋的人,继续说:“是他趁着我受伤把我给关起来的,让我的伤口发炎又不给我治!然后就到家里来冒充我!”

    “那现在你身体怎么样了?”凌母最关心的还是自己孩子的身体,她相信这天底下所有的母亲都和自己是一样的。

    “幸好有人给我及时治疗,我现在已经没什么事了!”说到这个人的时候,凌二爷的薄唇轻勾。

    可想而知,这人对凌二爷而言意味着什么。

    但他现在不想在这个时候提起她的名讳,省得这里的乌烟瘴气将她给辱没了。

    “那就好!回来就好,我的宝贝,我的心肝,你没事妈就放心了!”虽然孩子已经长大成人,但想到他遇上那可能要了他的命的危险,凌母的心还是一直悬着。只有将这个孩子纳入自己额的怀中的时候,这老女人才能感觉到心安。

    而相比较现在人家的深情团聚,宋父感觉自己就像是被凌家人给涮了。

    女儿都在外面宣布要结婚了,而现在这上流社会哪一个不知道,她女儿还怀着凌家的孩子!

    现在要是告诉他们这一切都是假的,那要让他的女儿还有他们宋亚集团,今后该怎么在这里生存?

    “我日照羊癫疯手术治疗说,你们现在一家人到底是玩我的女儿还是怎么的?”

    宋父不满的开了口。

    “没玩,我打从一开始就都没有玩过!”

    凌二爷适时开口。

    宋喜燕的眼神,一直恋恋不舍的落在他的身上。

    对啊,这才是姐妹们所说的那个凌二爷。

    单单是一眸一笑,都能让所有人都为之神魂颠倒。

    可她当时怎么那么傻……

    看到女儿那眼泪汪汪的样子,宋父又觉得凌二爷的话不对味。

    好像他的那个“玩”字,还有别的意思!

    但眼下,他们女儿都已经未婚怀孕了,他们还真的丢不起这个人。只能眼巴巴的瞅着凌家,看看还有什么解决方法:“你们打算将这事情怎么处理!”

    扫了一眼地上那个男人,宋父又开口。

    其实他的意思是,订婚仪式继续。

    至于新浪人选,自然只是是真的凌二爷了。

    可他的这话,却让凌二爷一听就笑了:“还能怎么处理?那是你家的事情,又不是我将她肚子搞大的。替仇人将孽种养大,我可没有那么大的胸怀!”

    这才是凌二爷,想说什么就说什么,也没有什么撵着藏着,更不用看谁的脸色。

    只是这话一出,宋父脸色一僵:“该死的,你这又是什么混帐话?要是你早点出现的话,那我女儿也不至于蒙骗。她现在肚子都大了,整个圈子里的人都知道她未婚先孕的事情。今儿个要是不订婚的话,那以后你要她怎么做人?”

    “怎么做人?那好像是你们才该考虑的事情吧?要是稍稍有点眼色的人都知道,我凌二爷是那么随便的人么?”言下之意是,这个女人太轻浮了。现在,是她在自作自受罢了!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凌二爷的一发话,气的这宋父的脸色又苍白了几分。“你这个畜生,你怎么能说出这样的话来呢?我女儿是……”

    “是什么?要说玩了该负责,好像也轮不到我!你不会让我还没有结婚看癫痫病好的医院就带个绿帽子,让人看了笑话吧?我凌二爷,可丢不起那个脸!”

    该负责的,他凌二爷自然会负责。

    可不该他负责的,怎么也轮不上他是不?

    “你……”宋父显然不甘心,还想要和凌二爷狡辩着什么。

    但最终,他发现自己还真的没有话可以说了。

    是啊,孩子都不是他的,玩了女儿的人又不是他,你让凌二爷负责什么?

    转身,宋父默默的回去抓着女儿的手,要将她带走。

    “爸,我不走!”宋喜燕努力的想要挣脱。她要和凌二爷订婚了,好不容易要订婚了,怎么能在这个时候被别人给看了笑话!

    “不走留在这里做什么?难道还要留在这里给别人看了笑话不成?”说到这的时候,宋父还气急败坏的教训着女儿:“都怪你,没有看清楚是什么人,就这样随随便便的被人上!”

    “为什么这么说我?”宋喜燕感觉到这待遇明显的落差了。前一阵子她被确诊怀孕时候,是谁拉着她在家里转圈圈,说她宋喜燕是该出手时就出手!

    现在呢!

    一旦确定她的孩子不是凌二爷那金贵的种,而是不知道从哪里来的野小子的,就这么讽刺她。

    她不服!

    可不管宋喜燕怎么说,最终还是被她爸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而刚刚带头冲进来的那些身穿绿色军服的军人们,为首的那个见到该走的人都走光了之后,便上前询问:“凌二爷,谈参谋长的指示我们已经完成了,现在可以先回去了吗?兄弟们会部队里今儿个还有负重越野的训练呢!”

    “好,你们都回去吧。对了,回去的时候顺便把这人给捎上。把他身上都给检查一遍,通讯设备都给没收了!”

    “是!”

    那人对着谈逸泽敬了一个军礼,很快就将刚刚抓住的人带走了。

    趁着这人经过自己的身边之前,凌二爷淡淡开口:“特种兵竟然作出这样的龌龊事,你给我等着上军事法庭吧!”

   &n北京治疗羊癫疯的医院bsp;那人最终什么都没有回,就被人给带走了。

    而最后上来的那个,则是周子墨派来的人。

    “凌二爷,对于今儿个的事情,还有什么交代的?”

    “目前没有。不过先将今儿个到这边的人都给控制了,让他们绝不能对外宣称今天发生了这样的事情,要不然……”说这话的时候,凌二爷朝着自己的脖子上比了个“划”脖子的动作,那人瞬间明白了凌二爷的意思。

    “我知道了,那我先带人出去看看,有什么事情待会儿电话联系!”

    “好的!”

    同样对着那人敬了个军礼之后,凌二爷放任他们离开。

    其实,就快要到了谈老大收网的时候,谁都不敢轻举妄动。

    要不然这当中所涉及到的问题,恐怕不是几个人之间的矛盾那么简单了。

    看着这一行人远走,凌二爷终于松下一口气来了。

    而直到这个时候,凌母想着要趁着这些外人都离开了,和自个儿的儿子说说心里话。

    “宸儿,没事了吧?”

    “没事了!”

    “那就好。对了,妈想跟你说的是这次的订婚宴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“妈,要是想说那个女人,您还是省省吧!”其实都和母亲生活那么多年了,凌宸当然也知道母亲想说的是什么,在她先说出话来之前,他准备撇开。

    “可是宸儿,我们做人是不能这样的。你想想,她的名声都给毁了,今后她要怎么做人?要不宸儿,你先跟她结婚,作为交换条件,我让她父亲将这次合作的资金都先付了,以后的事情我们再做打算?”

    凌母的意思是,不做赔本的生意。

    今儿个订婚宴弄成这样,都耗费不少的人力财力了。总不能让这些钱白花了?

    她想着,是不是能让凌二爷先跟那个女人订婚了,让他们注入资金,之后想要悔婚什么的,都随他的意思。反正她也知道,儿子不想给别人养孩子。

    可这话一听,凌二爷无奈威海癫痫早期如何治疗的摇了摇头。

    没想到这么久了,他的母亲还是一点都没有变。

    对付人的手段,也是如此毒辣。

    你想着一个女人家都因为他们凌家背负上这样不堪的名声了,虽然这当中有大部分是因为宋喜燕咎由自取,可凌母也不能赶尽杀绝吧?

    想了想,凌二爷直接摆手:“妈,咱凌氏没有穷成这个德行!我还有点事情,要先走了!”

    他还要赶着回去给苏小妞赔不是,顺便给她捣鼓今晚上的晚餐呢!

    说着,凌二爷起身就朝着外面走。

    而凌母则紧跟上去:“宸儿,你这好不容易才回来,怎么说走就走?”

    “妈,我是真的有点事,等过两天我再回家看你!”丢下这一句话,凌二爷快步的离开了。

    而此刻,原本还熙熙攘攘装扮着五彩气球的会客大厅,此刻和凌母那形单影只的样子,形成强烈的反差……

    “臭小子,玩的一身泥巴。还不赶快给我进来!”

    等确定了凌二爷那边的事情已经搞定,谈逸泽这才准备去院子里将他家的小疯子给逮回来。

    可这臭小子不知道在哪里摔了一跤,浑身都是泥巴。那毛茸茸的小脑袋瓜上还插了几根草。样子,要多滑稽有多滑稽。

    不过从聿宝宝这脸蛋上都是笑可以看得出这臭小子心情还不错,而且并不想要回家。

    言辞威胁无效,谈逸泽只能亲手将还在院子里头打滚的小家伙给提着进家门。

    “先吃饭,吃饭就洗澡睡觉!再不听话,明儿别想去院子里玩!”

    将儿子提进来的谈逸泽带着这小坏蛋打算去找顾念兮给他喂饭,却不想撞见了顾念兮从厨房里匆匆忙忙的捂着嘴跑去洗手间的样子。

    “兮兮,你怎么了?”

    顾不得放下这还在唧唧歪歪想要逃出去院子玩的小家伙,谈逸泽提着他就跟着顾念兮上前……
    ♂领♂域♂文♂学♂*♂www.li♂ng♂yu.or♂g


热点聚焦
本类最新